公开目录

栏目导航

旬阳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旬府复决字〔2016〕4号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6日 浏览次数: 【字体: 打印文章

申请人:熊生知,男,汉族,出生于1963年3月10日,小学文化程度,现住旬阳县赵湾镇王庄村五组。

被申请人:旬阳县赵湾镇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杨自兵 职务:镇长

第三人:曹道理,男,汉族,出生于1963年3月18日,小学文化程度,现住旬阳县赵湾镇王庄村五组。

第三人:郭毕用,男,汉族,出生于1984年10月18日,初中文化程度,现住旬阳县赵湾镇王庄村五组。

申请人熊生知不服旬阳县赵湾镇人民政府作出的林地使用权纠纷处理决定,提出复议申请,要求撤销赵政林权纠字[2016]第1号处理决定书。本府依法受理,并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争议林地(小地名上河脑上游)属申请人继承朳山,1983年林权三定权属登记表证实朳山地名棚子,其四界东为沟(与曹道理界),西梁(土地庙梁下至光巴岩),南至河边(误写成沟),北拐路(棚子上小路),四界明显,有档案可查。1983年林权三定时,因工作人员失误将上河脑朳山南界重复登记在曹道理之父曹家瑞(已故)名下,导致两家朳山南北界重叠。2010年12月26日,曹道理将竹茅朳下花石包,斜下碥路一块20亩林朳转让给申请人,四界有协议证明,与郭毕用无任何关系。申请人有1984年4月16日村支书王中良因申请人和郭毕用之父郭武道就朳山争议已做了明确答复,从此申请人就在此地建砖瓦厂至2010年。2011年7月份,赵湾电站占用申请人砖厂,已通过赵湾镇人民政府将征地补偿兑现,证实此朳山归申请人使用。2011年山林确权,其四界已登记在颁发的林权证上,但郭毕用强行霸占申请人朳山,导致申请人和郭毕用发生林权纠纷。郭毕用申请赵湾镇政府处理,赵湾镇政府作出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实,有作弊现象。综上所述,为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请求政府作出公正处理。

被申请人称:2015年6月16日郭毕用向赵湾镇人民政府申请,请求处理与申请人、曹道理之间的林权纠纷。镇政府及时成立调查组进行了全面调查,于2016年1月26日作出林地使用权纠纷处理决定书。经查,1983年因工作失误将曹道理之父曹家瑞的朳山小地名门下南界与郭毕用之父郭武道的朳山小地名上河脑北界登记重叠。曹道理的朳山与申请人朳山棚子部分交界,而界畔不重叠。郭毕用的朳山上河脑北界与申请人的朳山棚子南边交界,且界畔不重叠。故此曹道理与郭毕用二人于2010年12月11日在原关家坡村支部书记张银业家签订了重叠南界变更协议书,并有原关家坡村主任在场证实。2010年12月13日,在原关家坡四组召开林改工作会时专门就曹道理与郭毕用的朳山界畔予以明确,有会议记录证实参会人数和所召开会议内容,参会者均系本人盖章或按指印。被申请人根据当事人所提供的相关资料及调查核实:(1)1983年郭毕用之父郭武道林权证上上河脑西齐梁;(2)郭毕用与曹道理协议上河脑西边齐梁至八一村界;(3)2010年12月13日林改群众会议记录,证实上河脑西和八一村交界;(4)2015年7月20日现场勘测界畔,上河脑西齐红茅草梁华山村界(注:八一村界与华山村界属同一界名)。因此,被申请人作出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

申请人提出撤销该处理决定的理由不能成立。理由一、被申请人认为虽原支书王中良给郭武道写了一封信,郭武道未做回复,申请人所建砖瓦厂的地点就是郭毕用与曹道理所争议的林朳。不能因此认为熊生知获得了郭武道的林地使用权。理由二、被申请人认为2010年12月26日曹道理与申请人签订协议书,在曹道理与郭毕用之间争议林朳协议之后15天,虽曹道理与申请人协议有李清孝(原王庄村主任)签字,但通过询问李清孝是事后补签的。镇政府、林业站没有任何人参加,申请人所附协议足以证实。这块林地就是所争议的林地上河脑,1983年社员个人山林权属登记表中证实属郭毕用之父郭武道与曹道理之父曹家瑞登记表中重复登记,且郭毕用与曹道理已达成协议,因此,对申请人与曹道理的协议未予以认定。理由三、被申请人认为2011年7月份赵湾电站对占用砖厂进行登记补偿,只是补偿地面附属物,因林地争议并未对林地进行补偿兑现。理由四、被申请人认为根据申请人所提供之父1983年旬阳县社员个人山林权属登记表记载,朳山地名棚子其南界是沟,并不是齐河边。理由五、依照1983年旬阳县社员个人山林权属登记表和2010年填写林权申请登记表时将申请人之父名下棚子、兴安坡两块相连地名登记为夹心梁,并将上河脑林地包含在内,林改中虽登记在申请人名下,但没有证据证明归申请人使用,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应予以更正。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所做的林地使用权纠纷处理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因此,恳请行政复议机关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曹道理称:赵湾镇人民政府做出的赵政林权纠字[2016]第1号处理决定书的内容、证据属实,决定公平合理、合法,本人坚决予以拥护。

第三人郭毕用称:自1983年以来,“上河脑”朳山就是父母和本人一直经营,在申请人与曹道理签订协议之前,本人与曹道理已就“上河脑”朳山界畔重复登记以协议形式予以明确。并且,因“上河脑”朳山界畔问题专门召开群众会予以明确,当时的组长李守富通知申请人,申请人未参加,但申请人的妻子张义花参加了,有9户群众为证。本人的朳山与申请人的朳山根本不存在重复登记的事实,“上河脑”朳山界畔清楚,不是任何人想改就能改的。申请人称,1984年4月16日,王中良就争议的朳山作了处理。据本人母亲颜家莲说,1984年,王中良已不是关家坡村支书,“上河脑”朳山争议处理结论是张银业作出的。申请人所持的王中良的便信,早在王中良及本人父亲郭武道健在时从未提起过,偏偏在王中良及郭武道去逝后,电站开工时拿出来。更何况王中良给郭武道的信,怎么拿在申请人的手中20余年,此信值得怀疑。况且,申请人将“上河脑”朳山填写在其土地经营权证上,但农村土地承包到户核实表(卡)上,怎么没有“上河脑”朳山?本人认为,申请人的父亲熊昌发名下的造林荒山,东为沟、西为梁、南为沟、北为拐路。申请人称,南界至河边,误写为沟。申请人的意图明显,想千方百计侵占本人“上河脑”朳山。综上所述,请依法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维护公平正义。

经审理查明:1983年“林权三定”时,将曹道理之父曹家瑞的朳山小地名“门下”南界与郭毕用之父郭武道的朳山小地名“上河脑”北界登记重叠。但郭毕用一直按照“林权三定”划定的界畔经营。1984年,申请人在上河脑朳山内建砖厂。2010年12月11日,曹道理与郭毕用就“上河脑”界畔签订了协议。2010年12月13日,在渡家河召开有异议林权确认会时专门就郭毕用的朳山界畔予以明确,东至郭毕用本人住房后梁为界,南至上河承包地以上,西至八一村交界,北至本人房后大岩往西大沟绿岩直过上河脑过八一路直至八一村界。2010年12月26日,申请人与曹道理签订协议书,将竹茂子扒下花石包斜下碥路林朳转让给申请人,四至界畔为:东至大沟,南至河边,西至沟,北至竹茂子扒斜下碥路。2011年林权改革时,将“上河脑”争议地又登记在申请人林权登记申请表上。因此,申请人与郭毕用因“上河脑”林地经营权发生纠纷。2015年6月16日郭毕用向被申请人申请解决与申请人、曹道理之间的林权纠纷。被申请人及时成立调查组进行了调查,于2016年1月26日作出赵政林权纠字[2016]第1号处理决定书:1、申请人(郭毕用)登记林地地块为申请人之父郭武道名下的两块林朳,本人房后自留山和上河脑造林荒山,地名、界畔不变,即:面积为160亩。2、被申请人(熊生知)登记林地为加心梁,四界更正为:东:与曹道理朳以小沟心交界;南:与郭毕用朳交界(竹峁斜岩下扁路过至土地庙梁);西:土地庙梁端上熊生成朳界;北:两边岩梁,面积为150亩。3、第三人(曹道理)名下登记林地维持林改时林地地块、界畔、面积不变。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林权三定档案、林权登记申请表、协议书、会议记录、现场勘查图等证据在卷佐证。

综上所述,本府认为:旬阳县赵湾镇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和《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三条之规定,对申请人、曹道理、郭毕用林木林地权属争议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复议决定如下:

维持旬阳县赵湾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赵政林权纠字[2016]第1号处理决定书。

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旬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旬阳县人民政府   

2016年4月25日